2021-07-10

大叔的愛港日版對照:和牧一起,並不覺得羞恥 Ossan's Love Hong Kong and Japan: Being With You Isn't Something Embarrassing

 


這一幕很明顯看到日版田和港版田的分別。

 日版春田創一是33歲的上班族,亦非戀愛零經驗(當然和男人戀愛卻是初次),只是五年之久沒拍過拖。而且在日本職場,論資排輩的觀念還很重,所以日版牧即使和春田交往後,仍用敬稱,仍叫姓不叫名;春田雖然在家務白痴廢柴,然而,在公事上,因為自己是前輩而處處看顧牧。「和牧一起,我並不覺得羞恥」,日版田以年長的立場、眼神堅定鄭重告白,這宣言出自三字頭社會人的歷練與自覺。

港版田一雄則和牧年齢相若,亦比日版設定年輕,只是廿幾歲,加上香港職埸階級觀念沒日本嚴厲,港版田牧沒有年上年下輩份之分,而且港版田又是A0,他看到明星情侶,還有梓芊的責備,才恍然大悟。港版田認真地表明心跡,尷尬而又不失稚氣的一笑,是出自一顆率真的初戀初心。

 日版田和港版田各有千秋,異曲同工,和牧一起光明正大,牧有這一句保證就夠了。


2021-07-08

大叔的愛港日版對照:熊抱 Ossan's Love Hong Kong and Japan: Back Hug





港版的背咚沒日版這麼震撼。

在原版,額吻後,春田已經心動,回不了頭,之後又見牧與主任在Wonderful彎得福拉拉扯扯地拖手,回家在梳化典來典去呷醋。雖然千珠借宿,當中的曖昧令儍田有點動搖,但到牧説要搬到前度主任家時,儍田的醋酲終於翻倒,妒火終於爆發,直覺先行,行為隨心起動,直覺告訴他,不要讓牧走,不想他與前度重修舊好,因為他知道自己喜歡阿牧了,終於掉低毛巾,一股勁衝上前雙手緊抱住阿牧。

在港版,與梓芊的鋪排太多,而且互動亦超越青梅竹馬的曖昧;論虐牧,港版更甚,小編一邊看一邊駡仆街田,你當阿牧是工具人嗎!對梓芊也很抱歉,好像渣田在不斷撩人⋯⋯而且港版把田的心亂如麻由妒忌牧的前度改為對梓芊的心猿意馬。到牧提出要搬走,由於之前BG(男女)線的鋪排,給觀眾感覺不是蠢田儍田而是渣田,他一抱挽留牧,是不想失去好使好用的阿四、相處舒服開心的室友,還是意識到自己對阿牧動情?牧對田的情,我們看到,但田對牧⋯⋯希望之後的集數看到渣田的醒悟,好好愛惜牧⋯⋯




2021-07-01

大叔的愛港日版對照:額吻 Ossan's Love Hong Kong and Japan: Forehead Kiss



日版額吻名場面令不少朋友入坑。原版的場景在東京住宅區內一個小公園內。而香港錫額頭的場景更有璀燦的尖東夜景作背景,浪漫氣氛升溫。錫咗就返唔到轉頭,做唔到朋友。天橋之吻令田田的心在動搖,這孩子的心在燈光𥚃飛馳。

 

華麗夜市燦爛
晶瑩亮透熾熱的雙眼 驅不散
祈望我倆撲向這光亮
墮進這晚臂彎




2021-06-29

大叔的愛港版初感想 Ossan's Love Hong Kong First Impression

 


筆者覺得改編得很好,既忠於原版,但又將日版某些場口改得流暢,節奏明快。至於仆街、食花生...同聲同氣,地道貼地。以香港地標美景取景,拍得香港好靚。片頭歌舞片尾彩蛋都可愛討好。黃德斌一改戲路,演技大突破。最重要在這種艱難時候,看看靚仔,輕鬆笑笑一句鐘,給大家動力撐下去如果要說不足之處,筆者覺得配樂比較弱。

日版圭和遣都入行多年,演技始終深厚,遣都眼神造到深情,還有幾場戲也給觀眾命中注定感覺,例如第一幕酒吧聯誼相遇,阿牧看了春田給的虎之卷秘笈的心動感動。

港版搞笑拎滿分德斌大叔少女心同鋼叔有得揮,外型更勝鋼叔,期待佢對田田色氣爆發

不過《大叔的愛》魅力在於日版田中圭和林遣都將春牧愛情演得可愛浪漫感動,睇住春田對愛情越來越主動和進步,因此成為神劇,並非一般BL搞笑戲

且看呂爵安與盧瀚霆如何演繹經典場面考牌位



2020-05-04

摸頭 Patting Head




最近都在追看泰劇《假偶天成》/《只因我們天生一對》,

男主角Sarawat總愛摸戀人Tine的頭。

我就想起你。

因為只有你總愛摸我的頭。

總在我不為意的時候很自然地溫柔地輕摸我的頭。

那一刻,我覺得被寵。

熟女也立刻變成可愛小女孩。

即使現在再也沒有相見,

但如果看到別人摸情人的頭,

我也會想起你。

P.S. 昨日在被人滋擾時一個人在路上,驚惶失措,一下子不知找誰,卻找了你。本來不想打擾你的,但感謝你接我來電,教我如何做,鎮定下來。再次謝謝你。

2020-04-05

五萬,thx! 50000 Page Views, Thanks!



上次瀏覽次數達到萬數的里程碑是兩年多前的事。那篇網誌還說希望不要花兩年時間破五萬,可惜事與願違。尤其自去年六月開始,香港已進入內戰狀態,有很多從前未想過會發生的事卻發生了。其實有很多事情想寫,但力不從心。到近日疫情,武漢肺炎已在全球大爆發,現在全世界都遭受瘟疫,亦預見各地也陷入經濟大蕭條。筆者成長於和平時期、靜好歲月,在東西交滙的大都會香港生活,見證了1989年民運、1997年香港政權移交、2003年沙士爆發及50萬23條立法大遊行、2014年雨傘革命、2016年魚蛋革命,再到去年至今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還有可能正在發生的第三次世界大戰,我想我正歷經大時代。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這是信仰的時期,也是懷疑的時期;
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
人們面前有着各樣事物,人們面前也一無所有;
人們正在直登天堂,人們也在直下地獄。

這是十九世紀狄更斯《雙城記》的開卷語。十九世紀的倫敦,廿一世紀的香港,兩個世紀,兩個城市,一西一東,如今,這名言還是如此貼切。

也因為近日疫情緣故,幾近沒有活動,因此最近頻頻寫久未寫的食評,我這名孤獨的為食鬼大發功,一為振興黃金本土良心經濟圈,二為給疫情下的大家打氣。但文章我先在臉書專頁發放,我希望趁此宅在家時期,把這些文章搬回網誌這裡,讓更多讀者搜尋並看到。除了食評,還有佷多想寫想分享給大家,例如看過的電影、還未發表的遊記,望與大家一起平安健康度過疫境,光復香港!


2020-04-02

不再是夜貓子 I Am Not A Night Owl Now





近大半年,回家後,
淋浴完都很累。
也沒做些什麼,
只是攤在梳化上,
上網、唱歌、煲劇、看書,
不知不覺抬頭望鐘,
已是午夜十二時。
我已不再是夜貓子。
至少現在不比從前,
午夜夢迴,
埋首案頭。

現在是白天,
最好是陽光透進室內,
就是我精力最佳的時候。
原來前世我不是外國人,
更不是吸血鬼,
只是一個隨着年華流逝的普通女子。

大叔的愛港日版對照:和牧一起,並不覺得羞恥 Ossan's Love Hong Kong and Japan: Being With You Isn't Something Embarrassing

  這一幕很明顯看到日版田和港版田的分別。   日版春田創一是 33 歲的上班族,亦非戀愛零經驗(當然和男人戀愛卻是初次),只是五年之久沒拍過拖。而且在日本職場,論資排輩的觀念還很重,所以日版牧即使和春田交往後,仍用敬稱,仍叫姓不叫名;春田雖然在家務白痴廢柴,然而,在公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