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08

西狗高鐵 Speed Train


12月18日早了下班去了聲援反高鐵一小時,看到的不只熱血的八十後,還有大角咀舊樓區的師奶、石圍角的公公、葵盛邨的婆婆……天寒地凍真係辛苦晒!他們為了什麼?就是為了辛辛苦苦經營既「家」。用來建高鐵邨的669億公帑,他們都有份貢獻社會,一分一毫積下來;這一日,他們無法享受成果之餘(例如將這筆錢用作完善全民養老計劃),還要屋企同生活受影響,遑論有無命或有無錢搭高鐵了。


不論是八十後,還是公公婆婆,他們反高鐵,都是為了保家保香港。

669億是4590億財政儲備的15%,是納稅人一分一毫積返回來,這一大筆錢,一定要用得其所,香港有很多工程項目要上馬(例如「吉」了十幾年的啟德機場郵輪碼頭、西九文化區、機場第三條跑道、港珠澳大橋……),點解要投資造價超高但又不一定高回報更可能不是穩賺甚至要虧大本的高鐵?

不是反對城市發展或興建基建,大前提是符合成本效益,公帑是市民辛苦掙來的血汗錢,由民間公共專業聯盟提出造價較便宜(可省三百億公帑)的錦上路方案,為何政府不屑一顧,要堅持西九?是否利益輸送?是否巴結權貴?是否要明益大地產商讓西九樓天價再天價,與天比高?慳三百億可以實施小班教學、增加安老院舍宿位等等……

如果你覺得這班「刁民」成日吵吵鬧鬧,這是風涼話,因為未影響到你生計,未影響到你生活,未踩到你心口。但到影響你利益時,你想出聲已太遲。

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卻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

~弗里德里希·古斯塔夫·埃米爾·馬丁·尼莫拉(Friedrich Gustav Emil Martin Niemöller),「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有機會吵是好事,總比「河蟹」好。對,民主的缺點是漫長討論所導致的低效率,但可貴的是人人有言論自由,有機會發聲說出自己的意見,集思廣益,愈討論才知道問題或方案的不足,又或找出更佳的方案,求同存異,冀能得到大部分人都認同的共識,達到真正的和諧,而不是大石砸死蟹,霸王硬上弓!

如果你相信政府宣傳高鐵的好處,仲多過劉三好,那你同早前遭所謂「港府秘密組織醫生」騙財騙色的八港女一樣盲目相信所謂權威,好傻好天真!

別讓利益集團將貪婪建築在市民的痛苦上!
別讓大地產商、財閥掠水,卻由市民埋單!香港貧富更懸殊!
當權者的謊言、恐嚇、隱瞞逃不過香港人的精明眼!




1月15日,請記住贊成通過西九高鐵撥款議員的名字,他們都是為私利失去良知失去公義、出賣香港的港奸!

12月18日是哥本哈根會議最後一日,很多「人性」浮了出來,自私、貪婪……但整個會議都是想個「家」(地球)唔好冧,還想繼續玩落去吧?定係想見識《2010》、《明日之後》的場面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