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01

無窮的現時:異世紀 Nunc Stans: Different Age

I. 異世紀

    「波多魯、沙亞、森多利斯…大地精靈、風之精靈、水之精靈,請幫助我移走障礙,讓百姓出入平安。」
一塊堵在路中心的大石旋即被一陣狂風捲走,然後在天空中爆裂,化成數千數百顆碎石,彷彿下了一場石雨。
「謝謝你們,各位精靈。」唸咒的是一個眼神清澈的美少年。他言行穩重,但一舉手、一投足卻還流露著少年的純真和青澀。
「好捧啊,哥哥!」不遠處傳來一把清脆的聲音,原來是個女孩。她拍著手,興高采烈圍著年輕咒術師團團轉。
「傻丫頭,我的法力比長老院的爸爸還差很遠哩。」少年輕撫著妹妹的頭髮,微笑著說。「況且,每次我唸咒時,我的自信還未足夠。自小,我視精靈為我的朋友。每當有困難或麻煩時,如果需要咒術,我便要召喚精靈,要精靈和妖精幫忙,做一些危險的事,我非常內疚呢。」
「哥哥,精靈和妖精不會怪責你的。」小女孩蹲下來,拾起草地上的野花,嗅一嗅,「我聽到她們的話。哥哥,你也明白她們的心意。只要百姓、精靈、妖精、動物、花草…一切一切幸福,只要讓所有生物幸福,精靈和妖精會樂意幫助你的。」
小女孩向年輕咒術師咧嘴一笑,她的笑容跟身後的大太陽一樣燦爛。年輕咒術師心想,就是這笑容,他的願望就是每天看見的都是這笑容。為了保護這笑容,他願意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不知不覺,兄妹二人已回到市中心。
宛如仙國的都市!半空全是一座座天空之城、五色飛龍、幻彩仙鳥。遠處傳來娓娓動聽的歌聲,大概森林中那些無憂精靈唱的妙音吧?這個時代,哪個人不是無憂無愁的?連頑強的飛龍,智慧的仙鳥、清高的精靈都臣服於人類之下,人類簡直是無所不能啊!
都市中央是一座聳天高塔,這座高塔晶瑩通透,綻於著奇異的光彩。兄妹二人走到高塔門前那個大花園。抬頭望這個連塔尖也看不見的通天塔,沐浴在奇光的清輝下,年輕咒術師覺得自己好像淨化了。
「你先回去,我進去找爸爸。」咒術師哥哥喚來獨角獸。「仙鈴,請你載嘉莉回家。」他抱起嘉莉,把她放在獨角獸的背上,向妹妹道別後便走上門前的大梯階。
他跪下,唸道:「感謝通天塔的各位長老!弟子前來受教了。」說完,門打開了!
 XXX 
「父親大人,其他九位長老呢?怎麼動力廳只有你一個人?」咒術師問。
「嘿!他們…」一個目光炯炯有神的男人開口。他坐在廳中一個大球後面。「他們都休息了。」
「怎麼可能?這座通天塔是整個大陸的動力之源,也是穩定支柱。雖然父親大人是長老內法力最高強的長老,可是獨力支撐整個大陸,恐怕十分勞累吧。」
「不會。你放心,我已獨力支撐這兒近三年了。」
「怎麼可能?前幾天,我還見過其他長老。」
「嘿!真真假假,假作真時真亦假,他們只是我的玩偶吧。」
年輕咒術師突然覺得自己背後一涼,抬頭看面前的男人,他真是他可敬的父親嗎?
「你是誰?你不是我的父親大人!」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其實我們十人都累了,支撐整個大陸是很大的重擔。不過,身處高塔,看到你們的膜拜,看到你們淨化後的滿足笑容,我們十人卻非常滿足。我越來越想獨享你們的膜拜。況且,其他九位長老都累了,支撐大陸,我一人承擔好了,他們就好好休息吧!事實證明,我一人之力已足夠,豈不是一件美事?」
「父親大人,此事太危險了!如果你身體欠佳,影響法力,這世界豈非會受損?」
「不會的。」男子微微一笑。「我的法力至高無上!我是絕對的!我不想跟你談,你下去吧!」
「你不怕我將此事說出去嗎?」
「原來的九位長老已沉睡了。不過,現在還有九位長老,他們都是我的僕人。平時,看來還是十人掌塔的。沒有人看出奇怪。有人相信你這個年輕咒術師麼?我這個長老可是至高無上,無所不能!想一想嘉莉,想一想精靈和其他老百姓,你想看到他們受苦嗎?你想他們沒有笑容嗎?如果沒有我的存在,他們是不會幸福的!」

「哥哥,我今天聽到精靈的哭聲。我第一次聽到精靈哭了!」嘉莉一臉不愉快,眉宇間流露了她的憂慮。
「是,自從那天我得悉真相後,我就發覺自己是多麼的愚蠢了!只要我靜心留意,我便聽到風之精靈、樹之精靈等等的哀號!於是我潛心苦練,等候我學有所成。」年輕咒術師現在再不是黃毛小子,神色滄桑,更不時流露憂鬱的眼神。
「嘉莉,答應我,無論如何,你要堅強地活下去。」咒術師跟妹妹擁抱後,轉身離去。
妹妹察覺哥哥神色有異,哭著說:「哥,你不要去!」
「為了大家的幸福,為了再見你們的笑容,我必需去一趟。」
一陣風過後,屋內只留下咒術師在清泉和瀑布苦練後的清涼感覺。

很久沒來這座通天塔了,從前沐浴在其清輝之下,仰視著聳立入雲的高塔,便覺得很幸福,也覺得塔裡支撐世界的人很偉大、很崇高。現在,咒術師只覺得這座塔早晚會有一天搖搖欲墜,崩塌下來。
他走進去。他曉得今天是他曾經尊敬的父親出來透透氣的日子。大概父親正在塔上的空中花園裡。
咒術師看到父親躺在花園中間的石床上閉目養神。今天天氣很不錯。陽光燦爛。
「你終於來了?」他父親開口。
「父親,你既然出來,難道你聽不到精靈、靈獸百鳥、樹木,甚至老百姓的哀嘆和哭聲嗎?你太過依賴他們的力量,幫你獨力支撐這世界。這大陸的平衡快失去了!」
「吾兒,我既獨力支配這大陸,也就是說我通曉這大陸萬物的法則。一切在我掌握之中。只要我支撐這通天塔,這大陸的中心,大家是絕對幸福的!」
「不會!你破壞了大陸的平衡。自以為通曉萬物自然的法則,便濫用法力,做甚麼都大施法力,致令大家精衰力竭。自你支撐大陸後,魔法和法力的耗用量比從前增加不少。原本很長壽的精靈和仙獸神鳥,有很多都被你的法力勞累至死了…」咒術師語調不禁一沉,一臉哀戚。
「今天,我要毀掉這個塔,保護大家!」
「哈,說甚麼保護大家,要是這通天塔塌下了,這大陸、這世界便會毀滅,你想大家玉石俱焚嗎?」咒術師的父親冷笑。「我倒沒所謂,以我的法力,你是不會得逞的。」
「那就試試看吧!」
父親唸著咒術,咒術師也唸著,突然父親發覺他唸不到咒術。
「為甚麼?」他臉色大變。
「因為大家不再相信你。」咒術師大手一揮,父親軟倒在地上。
「既然這樣,那便要這大陸跟我一起滅亡!」說完,原來軟倒在地上的他,精光一閃,抖擻精神,緩緩站起來,只見一個光球飛到他手上。他雙手按著,喃喃唸著咒語。一陣陣旋風於父子二人四周刮起。原來大晴天的藍天,變了陰森的黑天,風不斷呼呼地吹。
「各位朋友,精靈朋友,萬物之靈,自然之靈,請賜我力量,讓我先發制人吧。」咒術師雙手合什,唸咒文。
一枝綠幽幽的箭從他胸前出現,箭身閃著幽幻的綠火,劃破長空,直指父親的心臟。
箭射中了,但光球也爆破了!通天塔搖搖欲墜。
中箭後的父親化成灰。綠火之箭化身一個發光的女人,她素雅端莊,滿身都是花香,面色卻有一點痛苦。
「我是這大陸的大精靈,也可算是大陸女神。我快命不久矣。此大陸的元氣球已經被你父親摧毀。現在我花最後的法力,緩慢毀滅過程,讓你疏導各生靈,圓滿你的救世大計。」
咒術師連忙唸咒,他唸了很多轉移咒文,最後他到了海邊。只見一艘艘艦隻張開風帆,準備遠航。
「哥,為甚麼大陸變了這樣子?」嘉莉在船上大喊,一臉眼淚。
「嘉莉,各位,你們別想了,就照計劃做吧。通天塔已毀,這大陸的支柱已垮掉了!連大陸大精靈也犧牲了。以後請你們自力更生,自己支撐自己,愛惜眾生,大家才有幸福…」
「哥,你不上來嗎?」嘉莉已淚如泉湧。
「不,我要確保你們平安出海。」說完,他再次唸咒。「風之精靈,海之精靈,最後一次拜託你們,讓他們平安航行,找尋一片新大陸,笑容常現,過著幸福的生活。」
眾船剎那間不見了。咒術師身後仍是大黑天,四周刮起龍捲風,風呼呼地響,中央的通天塔不住崩塌,一座座天空之城一個個下墬,火柱不斷在地底下湧上來,大地崩動,雷電交加…
「至於我,讓我以一死彌補我的內疚,我為了法力無窮,濫用你們精氣,以致你們一個一個滅亡。我以一死補償!」咒術師跪在地上,默默無言。
「哥哥,哥哥…」在一個大嬸懷中的嘉莉於大海中遙遙看著冒著黑煙的大陸,漸漸沉下去。
這年,傳說的亞達蘭提斯大陸沉沒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