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9

我的雲吞麵情懷 Wonton Noodles



多得某舐共二世祖,這幾天社交網絡都被雲吞麵洗版。也多得這班港奸,不時提醒我們香港的美好,讓我們再三重溫回味,並好好守護。

說起港式粉麵,其實筆者喜好的是魚蛋河。但雲吞麵跟奶茶、雞蛋仔等香港地道美食一樣,隔一陣子總有陣心癮,不吃總會心癢癢的。


很多人都說人在外國一久,心裡最掛念的就是一碗雲吞麵。而我有一次最想吃雲吞麵的時候,反而是人在香港看完一部電影之後。那部電影就是《花樣年華》。看著梁朝偉飾演的周慕雲有型地在麵攤吃著雲吞麵,還有張曼玉演的蘇麗珍,一襲旗袍,提著保溫壺,身姿曼妙,走在街上去買雲吞麵宵夜。一個吃完麵,一個去買麵,俊男美女,擦身而過,數度交錯,若即若離,不僅勾起你的浪漫情懷,亦燃起我想吃細蓉的食慾。

散場時,與你無需多講,猶如孔明和周瑜掌心都寫上同一字一樣,我們那時心裡也只想著同一件事。所以問到要吃點什麼,兩人不約而同地說:雲吞麵。從油麻地電影中心走到旺角,那時還有街邊麵檔。夜深,坐在行人路上鐡絲網邊的摺凳上,在昏黃的街燈下,在摺枱上吃一碗細蓉,回味剛才電影的種種,此情此景,這路邊麵檔是最貼切的場景。

二世祖說:「如果我話畀你聽,有一間雲吞麵舖係全香港最好嘅餐廳,你會唔會服氣呀?」,實在大言不慚,小覷一碗小小的雲吞麵,內裡卻蘊含用心製作的功夫。莫說包雲吞,相信這執絝子弟連煮個公仔麵也不會。

要煮一碗好吃的細蓉,雲吞、麵條和湯底,這三者必須做得好。雲吞,鮮蝦豬肉比例恰當,足料可口;湯底要用大地魚、蝦、豬骨等熬製,清香鮮甜。麵條,傳統上是手打竹昇麵,爽口彈牙。最後撒點韭黃絲,就成一碗完美的細蓉了。

多年前,曾在北角上班。那時七姊妹道就有一家小店以手打竹升麵馳名。那就是佳記麵家了。舖很小,只有數張枱,裝潢也是舊式的,紙皮石地,瓷磚牆身。但手打的麵,那彈牙,那蛋香,現在已買少見少了。而佳記麵記亦於早幾年光榮結業了。

香江這三十年,地產霸權橫行,租金高企,致使不少老店小店結業;此外,官商勾結,街邊檔巷仔檔大牌檔亦幾近絕跡;還有後繼無人,青黃不接,亦是一個問題。就算師傅在功夫在,水土污染,食材亦有影響,味道也今非昔比。

然而,無論怎樣,時代如何轉變,風味如何不同,不論在外國,還是在香港,我們偶爾還是心思思,走去吃一碗雲吞麵。不過,真正的地道味道,庶民風情,還只有香港的麵店才能嚐到。雲吞麵,絶對夠資格代表香港,亦足以傲視天下。若有一間雲吞麵店是全港最佳餐廳,相信大部分港人亦心悅誠服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