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4

當這地球沒有貓 If Cats Disappeared From the World


是否當失去了,才意識到其重要,才領會到當中的意義?

《當這地球沒有貓》講述一名年輕的平凡郵差,被醫生診斷出罹患絕症,然後有一隻惡魔提出「等價交換」的魔鬼條件:

「只要讓世界上的某樣東西消失,就可以延長一天壽命!」

於是惡魔先後令世界失去了電話、電影、時鐘,郵差活多了三天,但和這些事物相關的珍貴回憶,也通通消失了。去到第四天,魔爪終於伸向了郵差所飼養的貓… 



初看片名,還以為是一個催淚的貓奴故事,原來是反思人生的小品。日本片一直反映其民族性,即使面對生死,不會悲慟哀號,而是坦然以對,或許帶點哀愁,但還是向你娓娓訴說著人生的真味,看來是理所當然,平平淡淡,幾乎忘記了,待認真回想,咀嚼細味,就發現其真意,還會令你隱隱作痛,暗暗地令你揪心。

羅馬詩人馬提亞爾(Marcus Valerius Martialis)說:「回憶過去的生活,無異於再活一次。」男主角在本片的經過,一如這句名言。眼看生命中的某件東西要失去時,才回想它在自己人生中的軌跡,憶起在自己生命中的份量。或許當時只是順著它過去,但藉著回憶,就像剝洋蔥般,逐層逐層剝下,就明白箇中的真諦。噢,原來它是多麼美好的。如果不想再有遺憾,下一步就要行對。


此片上畫的時間,香港人又有權利遭剝奪了。如果是往日政治清明的香港,相信我看這種文藝片,絶不會聯想到政治和時局。可是現在香港就像男主角般,一件件重要的東西都被魔鬼奪去:新聞自由、三權分立、廉潔、法治、公正… …你還說這些是政治,政治我不懂。那還有很多寶貴的記憶也遭惡魔粗暴毀滅:喜帖街、皇后碼頭、數之不盡的小店老店…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米蘭昆德拉(Milan Kundera)如是說。如果所有對香港寶貴的事物都消失了,而相連的美好回憶和感情亦隨之失去,那麼香港再也不是香港,雖生猶死,存在也是一片蒼白。而人沒有記憶和感情,猶如行屍走肉,只是一隻隻沒腦沒心的喪屍。



如果活在平衡時空,看此片時還是身處太平盛世的香港,看完此片我倒是一個偽文青般,代入主角,心想:「如果我快死了,有人會為我流淚嗎?」以前的我確是有想過。現在的我倒像《那年遇上世之介》(A Story of Yonosuke),希望在我離世後,朋友想起我談起我時,都會會心微笑,慶幸曾相遇相知。即使只是一期一會,也很高興曾一起度過愉快的時光,留下美好的回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