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07

悼念黃鳳蓮老師 Remembering Ms Edith Wong



我謹以此文悼念我所敬愛的老師兼女童軍領袖黃鳳蓮老師(Ms Edith Wong)。她是我唯一在畢業後還保持聯絡的老師。雖然早已踏進電子化時代,我還是堅持古風,每年必親筆手寫寄聖誕卡給她(說來今年寄手寫聖誕卡的數目又減少了)Ms Wong也必回卡給我,後來才改以電郵回覆,總之她必會回覆我,我直至早兩年我收不到她的電郵回覆,我開始擔心她的健康......




我與Ms Wong的緣份就從我升上中一開始。因為我是外校派位進去的外校生,就編入同是外校生的1A班,Ms Wong就是我的副班主任,有她和班主任Ms Lee,我才可以漸漸融入這間英文名校。我並非是一開學就加入女童軍,大概是受到同學影響,就加入了,然而,幾位本來和我友好的同班同學卻突然說不喜歡我了,自此我的初中三年午飯時間便很自閉,自己獨個兒吃完飯便到圖書館或禮堂二樓看書,然而唯有女童軍的社團活動,每週例會、操練、露營、遠足(遠足這興趣也是由此時開始)、聖誕報佳音、做義工等等,我樂在其中,認識了至今還很要好的朋友,也因為當了女童軍,因此和Ms Wong特別親厚。到了中四上學期,她看過我成績表,我英數兩大主科是不合格(然而我喜歡的科目卻有八十分以上),她擔心我如何應付會考,並勸勉我努力。我著實不好意思,英文我讀我喜歡的小說,數學找了一個中大修讀三e工程的大姊姊替我補習,終於會考英文考B數學考C624分,不負Ms Wong所望。


之後她移民加國,在她每年回港的日子,我都盡量和其他同是同女童軍的舊同學找她相聚,但Ms Wong任教多年,桃李滿門,總是檔期排滿,也未必每年也可與她見面。大約六年前有好一段日子,我事業波折,當時我也沒人可以傾訴我的擔憂,她百忙中抽空來到我家看看我的近況,還問我有否經濟困難,送贈我紅茶葉;之後就是在土瓜灣哥登堡餐廳見面,那時我在失業一段日子後找到一份工作,但上了一陣子覺得不大對勁,卻又擔憂辭職生計問題,但和Ms Wong交談過後。我似乎有所開悟,沒多久就辭掉那份工作。在我困頓的日子,Ms Wong開解了我。後來我生活安穩,每次見Ms Wong,她總是讚我的字寫得靚,我也越來越美。總之,和Ms Wong見面,不會沮喪,只會舒懷。

這是Ms Wong 送我的杯
昨日追思彌撒中,跟身旁的舊同學談起,自去年夏天開始,她便以Whatsapp向我報告病況,談到此我便鳴咽起來,Whatsapp的短訊我還留著。到唱聖詩《不要害怕》(Be Not Afraid),還有主禮神父談到Ms Wong 是女強人,人生都在努力奮鬥 (Fight)。在這裡說的女強人、強者,並非一般的事業至上的女強人,而是如何以大度親和、以樂觀幽默、以慈愛仁德待人處事,令認識她的人心悅誠服,這一點我要好好學習。

追悼會的最後是唱校歌,我驚訝自己竟然可以不用看歌詞也可背唱。然後司儀叫各位曾是女童軍的校友繼續站立,唱女童軍的散會歌 TAPS

Day is done, Gone the sun,
From the seas, From the hills, From the sky;
All is well, Safely rest, God is nigh.

日西沉,暮色深,
星光熹,月色明,
晚風吹,靜寂中,
安然睡,神同在。

然後我們向Ms Wong 的遺照敬禮。沒有比此更合適的儀式作告別了。

最後大會播出Ms Wong 感謝和向我們說再見的錄影,音容宛在,我們反而此時笑了。我想在天國的Ms Wong希望我們笑著離開,快活過人生。

Ms Wong,您不僅是我童軍的領袖,更是我人生的導師。願您主懷安息。我會永遠懷念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