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02

無窮的現時:中世紀 Nunc Stans: Middle Age

II.中世紀

     熊烈火,扭曲的臉孔,斷斷續續的唸禱聲。
幾個不似人形的老嫗綁在木架上,四周鋪滿燃著猛火的禾草。奇怪的是她們沒有發出哀傷悽厲的慘叫聲。是她們真的沒有知覺?還是哀莫大於心死?
圍觀的人群依稀聽到老嫗氣若柔絲的聲音。
一個少婦問她的丈夫:「她們在唸甚麼?」她緊靠丈夫,抓著丈夫的手臂,滿臉惶恐。
她丈夫卻一臉冷漠。他冷眼旁觀,神色自若,火光在他的臉上搖搖搖曳曳,冰冷的臉更顯得詭異。
少婦喃喃地說:「大概在詛咒吧。」
 X                           X                      X 
森林的小屋,自成一角,別有洞天。一個老婦把採摘的藥草分門別類,放好在一個個竹籃子裡,攤在屋前的小空地暴曬。老婦叫艾莎,是一個寡婦,無兒無女,孤零零住在遠離村子大半天路程的森林小屋裡。
「艾沙婆婆,救命呀!快過來救命呀!」一個小男孩氣急敗壞地從小路跑過來。
老婦回頭一看,看見男孩身後有一個小女孩,手裡好像抱著甚麼東西,一臉擔心的樣子。女孩附近有幾個年紀差不多的小孩在團團轉,視線都不若而同投向女孩的掌心。
「彼得,甚麼事?」艾莎婆婆走到籬芭門口迎接這幫孩子。
小女孩抬高雙手給老婦看,老婦也蹲著身子,原來小女孩掌上是一隻受傷的小鳥。小女一副想哭的樣子。
她輕撫小女孩的頭髮,再小心翼翼地抱起鳥兒,把鳥兒放在一個鋪上絨布的籃子裡。她邊做邊說:「瑪麗,別擔心!牠的腳只是擦傷了。我替牠敖上藥草後,再敖上藥草後,再在這兒待一星期,牠便可以在天空再次振翅高飛。」
聽過艾莎婆婆的說話後,瑪麗才鬆一口氣。
一個滿臉雀斑的女孩指著彼得大罵:「都是彼得不好,亂用彈弓射東西,把小鳥射傷了。」
「好了,茱莉,別吵了。我想彼得也知錯了,剛才他十分焦急呢!」艾莎婆婆說。
「大家,對不起!」彼得垂低頭,既難為情,又很內疚。
「好了,你們快回家吧。天快黑了。這兒走回村子要花點時間呢。」艾莎婆婆把孩子趕到門口。
瑪麗還是向籃子的鳥兒瞟了一眼。
艾莎婆婆微笑著說:「放心,我會好好照顧牠。」
孩子雖然踏著歸家的小路,還不時回頭看,艾莎婆婆沒好氣,她喊叫:「你們明天過來喝茶吧,我會焗好蘋果批等你們。」
「好啊!」彼得手舞足蹈。剛才的不安一掃而空,孩子都帶著愉快的心情回家。
一個較害羞的女孩說:「艾莎婆婆真的好棒。她比我們家的老祖母還棒。」
    「對,安娜說得對。艾莎婆婆懂得很多東西。上次瑪麗感冒,她把採摘的藥草煎藥,第二天瑪麗便痛好了。還有兵器湯姆的么妹西西莉亞長恒齒時,痛得沒精打采,她便用煮熟的兔腦擦小孩的牙齦,西西莉亞立刻不覺得痛了!」茱莉一輪搶白,吱吱喳喳地說。
湯姆說:「不錯,西西莉亞自從給艾莎婆婆擦過牙齦後,就不再跟我鬧彆扭了。」
安娜柔聲說:「春天時,特別多蛇蟲鼠蟻出沒。我家的大人都束手無策。我請教艾莎婆婆,她教我用蛇形的黃瓜驅床上的臭蟲,給我禿鷲的羽毛把蛇趕走,真的見效呢!我想成為像艾莎婆婆般無所不能的人。」
彼得說:「我卻希望你們這幫女孩學學艾莎婆婆的廚藝!」茱莉立時說:「我們弄的東西不錯嘛。還不是跟艾莎婆婆學的。」
湯姆說:「總之我巴不得明天快到,蘋果批啊!我滿心期待哩!」
  X                                                      X                                                  X
一隊雄赳赳的一兵入村。隊伍中間有一人騎著馬,看來是這隊士兵的首領。他年屆中年,神情嚴肅,威武嚴厲的外表教人敬而遠之。村民都恭敬地迎接軍隊。待隊伍走遠後才竊竊私語。
「聽說國家又有瘟疫爆發了。」
「是啊!瘟疫已經蔓延至鄰縣的村子了。」
「朝廷認為是妖魔作崇,特地派了裁判官出巡,緝拿行使妖法的女巫。」
「剛才騎著馬那個就是裁判官嗎?」
「對啊!他還是貴族呢。好像叫嘉力頓勛爵。」
「原來是大人物大駕光臨了。」
 X                             X                        X
「彼得,怎麼了?還不去牧羊!」彼得媽媽用棍敲著平底鍋,叫醒正呻吟的彼得。
「媽媽,我…我的肚子很痛啊!不得了,我要上廁所。」說完立刻起床,衝去廁所。
「你吃了甚麼東西?難道你去找艾莎?」彼得媽媽怪叫。「現在風頭火勢,千萬不要找她。她是不祥之人。」
「沒有啊!我想我昨天吃東西吃得太多了。」說得沒錯,他是吃東西太多了,不過吃的是昨天艾莎婆婆的美味蘋果批。
「待會我跟你爸爸還要上教堂。那位大人物裁判官要審問我們,調查村子的狀況。」
「嗯。」彼得敷衍著,他正在拉肚子。
「彼得媽在嗎?」一個瘦小的婦人在門口向屋內大喊。
「你好,原來是麗莎。你好嗎?甚麼事?」彼得媽媽莎拉走向門口。「大概是過來串門子吧。」她心想。
麗莎說:「昨晚海倫的寶寶夭折了。明天下葬。我特地過來看你有沒有空,然後一起探望海倫。」
「真的嗎?」彼得媽誇張地怪叫。「那寶寶還未滿月呢。天呀!海倫真可憐。」然後她向著廁所大喊!「彼得,你今天看家吧。我要出去探望海倫阿姨。不准出去玩。」再轉頭跟麗莎說:「麗莎,你等一下,我入屋拿些東西給海倫,聊表心意。」
 X         X           X 
這是一間小教堂。中間是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基督側而是祂的母親──聖母瑪利亞。聖母像較基督像小一倍。教堂左邊一角有一個架子,點滿蠟蠋。聖壇正中有一個男人挺直地坐著,他環視四周,四周都是小村子的村民,大家都低著頭,默默無語。莊嚴肅穆的小教堂更顯得蕭剎。
站在男人身旁的神父恭恭敬敬地說:「勛爵大人,村民都到齊了。」
嘉力頓爵說:「各位村民,你好。相信你們都知道,現在我國瘟疫橫行,很多國民都病死了。國王陛下徵詢過大主教和各大臣的意見後,認為瘟疫是妖魔作崇,以致民不聊生,危害社稷。陛下便封本人為十大裁判官之一,巡視全國,搜捕魔鬼撒旦的僕人,斬妖除魔。適逢我路經本村,便叫村長和神父,召集本村所有村民,調查一下本村有沒有異狀。」村民仍是默默無語。
   「大家不用害怕,現在我們身在主的家,而我也獲大主教的賜福,魔鬼絕對不能加害我們。村子最近有甚麼異樣?快告訴我。村長,最近村子有沒有怪事發生?」
    村長誠惶誠恐地說:「我不曉得是不是怪事,但昨天史東家的新生寶寶夭折了。」他雙眼瞟著海倫夫婦。
    嘉力頓勛爵眼光一閃,對著神情悽慘的海倫夫婦說:「你們是史東夫婦嗎?」
    史東先生說:「回大人,小人正是。」
    嘉力頓勛爵說:「你們昨天死了孩子嗎?」
    史東先生想開口,又頓一頓,然後才好不容易把那個“是”字吐出來。
    嘉力頓勛爵揮一揮手,示意史東先生退下,然後說:「還有沒有其他事?」
胡先說:「大人,我家上星期死了一頭牛。」村民見有人開腔,開始議論紛紛。韋咸太太說:「對啊!我家早幾天死了三隻小雞。」葛利老翁說:「我家門前的大樹上個月突然倒下了。」彼得的媽媽大叫說:「對啊!我家的彼得今早還拉肚子。」像是有愈多怪事,就愈立大功。
    嘉力頓裁判官說:「行了,行了,請大家肅靜。」教堂立刻回復鴉雀無聲。
   「這村子的狀況我大概也略知一二了。雖然未逢瘟疫,但已有不少不幸事故發生。可是,誰是撒旦的奴僕?誰最有嫌疑?」嘉力頓勛爵摸一摸下巴。
   「我知道。」突然,人群中有一個矮小的老婦人衝出來,走上聖壇前向裁判官說。
    彼得說:「原來是安娜的老祖母。」
    裁判官說:「你是誰?快報上名來!」
    老婆婆說:「我叫瑪琳華德。在這村子出生,一直沒離開村子半步,最清楚村子的狀況。」
    裁判官眯著隻眼,附身問瑪琳老婆婆:「究竟是誰在作孽?」
    老婆婆斬釘截鐵地說:「是艾莎!」
 X                        X                      X 
    十字架上的基督,樣子依舊痛苦。旁邊的聖母像依舊一臉慈祥。聖壇正中的喜力頓勛爵依舊挺直坐著。聖壇下面有一個人跪在地上。她面容憔悴,頭殼竟沒有頭髮。她望向聖母,原來是艾莎婆婆。
   「大膽妖婦!拔光你的頭髮,還不招認自己是女巫,是撒旦的情人。」裁判官的副官賀生叱喝著。
    裁判官揮一揮手。這是村長上前說:「確是,那天我們搜捕她時,在她的抽屜找到一串斷了的唸珠,這是對主大大的不敬啊!」
    艾莎婆婆說:「才不是,這是我丈夫的遺物,我珍而重之收藏它,那天你硬要搶走,才扯斷它。」
    神父說:「魔鬼,你還說話!」
    嘉力頓裁判官說:「以我經驗所知,魔鬼會把標誌印在巫師身體的任何部位上,巫師亳無感覺,也不會出血。如界用小針或小刀刺扎嫌疑犯的身體,只要找到沒有反應的部位,這個部位就是標誌。來人,快用銀針扎遍疑犯的身體。」
    過了很久,艾莎已被扎得死去活來,淚也流乾了,叫聲也變得沙啞起來。再過一刻鐘,副官賀生大叫:「找到了,她背的中央,肩膀下面有一點,扎進一個手指深,她也沒有感到痛楚,這是標誌,她是跟魔鬼訂下契約的女巫。」眾村民拍手歡呼,慶賀魔鬼終於落網。
    艾莎說:「主啊!求你垂憐!我是無罪的羔羊!」神父突然摑了她一巴:「你這妖婦,不配呼喊神!」
    裁判官說:「肅靜。艾莎雷朗,你到底承不承認你是魔鬼?」
    艾莎哭著說:「我是清白的,我只不過是孤苦無依的寡婦…」
    嘉力頓裁判官說:「大膽,還不認罪,來人,快把她的雙臂反綁在後,離地懸吊。」
    艾莎婆婆綁在木架上,背向教堂,咬著牙根唸著經文。她瘦小的身影跟教堂頂的十子架影子疊在一起。
 X                     X                  X 
   「安娜,不得了,艾莎婆婆招供了,她在神父面前認了罪,還懺悔了。裁判官已判她死刑,於後天處決。」彼得氣急敗壞走到安娜家門前的空地,身後是一幫小孩子。
    瑪麗怨恨地看著安娜:「是你祖母害死艾莎婆婆的。你奶奶為甚麼要害死她?艾莎婆婆孤苦無依,一個人住在森林,與世無爭,她怎會是害人的女巫?她是村上最慈祥的婆婆。」    瑪麗愈說愈傷心,眼淚不住落下。
    安娜歎氣,她何嘗不傷心?她最尊敬的就是艾莎婆婆,一直以她為榜樣,學習她的獨立,學習她的自強,學習她的持家智慧。
    茱莉也搶著罵安娜,她指著安娜:「都是你家不好!」安娜被她的氣勢嚇著了,嚇得躲在大樹後。
    湯姆說:「不關安娜事,我知道安娜最尊敬的人便是艾莎婆婆了。」
    安娜斷斷續續地說:「謝…謝…你,湯姆。」湯姆把安娜溫柔地從樹後拉出來,他說:     「別怕,有我在,他們不會欺負你。」安娜說:「其實這幾天我的奶奶也臥病在床。她做了    幾晚惡夢,每晚都說夢話。我聽到她的夢話,我想她大概做著從前的舊夢。」
    安娜說:「我聽到她提到艾莎婆婆,又聽她提起基斯這名字。究竟基斯是誰?」
    彼得說:「我聽媽說過,基斯是艾莎婆婆去世丈夫的名字。」
安娜說:「我明白了,我奶奶不住說:『原諒我,基斯!…都是你不好,基斯,你為甚麼娶艾莎,不娶我?』原來我奶奶一直喜歡艾莎的丈夫基斯,她還懷著妒意,於是便借這個機會向艾莎報仇。」
    瑪麗說:「太差勁了。你奶奶多麼幸福,有兒有女,還有你這個孫女,比死去丈夫的艾莎幸福多了。竟然還憤憤不平,害死艾莎!大人實在太可怕了!」
    彼得說:「對,大人實在太可怕了,明明這個村莊十分和平,為了邀功,竟爭相討好裁判官,叫可憐的寡婦送死,我拉肚子,是因為吃多了,怎會跟魔鬼扯上關係?」
    茱莉說:「對!死了幾頭牛幾隻雞,倒了大樹,跟艾莎有甚麼關係?我看他們家的豬狗牛羊,如果送去給艾莎醫治,包保全村沒有動物死亡。」
    彼得說:「現在說甚麼也沒用了。艾莎婆婆已被裁判官判處死刑,沒有人可以拯救她。」大家都面露哀傷之色。
    湯姆突然從口袋取出一串唸珠,說:「看!」
    彼得說:「那不是婆婆丈夫的遺物嗎?這是所謂的惡魔証據,怎會在你手上?」
    湯姆說:「我從神父那處偷來的,我希望交給婆婆,因為這是婆婆十分珍重的東西,是她最重要、最寶貴的東西。我特地把唸珠串回。我希望婆婆死前無憾。畢竟她是我最尊敬的人,不是甚麼巫婆。我要為她做點事。」
    湯姆拿著唸珠,看著十字架說。
 X                   X                 X 
    教堂的廣場上,中間有幾個木架。木架上是瘦得不似人形,禿頭的艾莎婆婆,胸前掛上一個十字架。副官賀生拿著火把,把火點著木架下的草堆。艾莎喃喃唸著「主啊!求你垂憐!」接著便唸玫瑰經。火愈燒愈猛,跟殘照的夕陽餘暉相輝映。
    霞光映著一個少婦的臉,是晚霞?還是火光?她問身旁的丈夫那幾個受刑老婦在唸甚麼?他那裁判官丈夫,神聖而公正無私的嘉力頓勛爵卻沒有回答她,眼神卻閃爍著熊熊的火光。
    少婦喃喃地說:「大概在詛咒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