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03

無窮的現時:近世紀 Nunc Stans: Modern Age

III. 近世紀


    藍天下的十字架,十字架下是一間小教堂,一個女孩歡天地從教堂跑出來。
   「真是好天氣啊!」她看著晴朗的藍天,瞇著眼說。
                                               
    英國,南安普敦港。
   「好大啊!這艘船是無敵的啊!」我驚歎。
    淨重46.32噸,全長883尺,船寬93尺,吃水34尺,排水量達66,000噸,四個往復式發動機和一個低壓渦輪機,生產1,000馬力。
    我恨不得馬上跑上郵輪,逐處逐處檢查每個地方,看個究竟。
   「雪莉,別跑得太快啊!爸爸和媽媽追不到你呢!」哥哥喊著我。
    我停下來,哥哥和父母終於趕到。我吻一下哥哥的面頰,說:「謝謝你,真的謝謝你,哥哥!要不是哥哥,我根本乘搭不到這艘夢寐以求的郵輪。」
    爸爸撑著拐杖說:「我真不明白你,有好好的大家閏秀也不當,一整天卻老是碰那些爛銅爛鐵,一點優雅氣質也沒有。」
    我爸爸一向也不喜歡我讀書,他覺得我活脫脫是個男孩子。
    哥哥卻十分支持我。我對哥哥說:「居里夫人是我的偶像,我也以愛迪生和愛恩斯坦為師。」
    哥哥賺錢供養我,送我到愛恩斯坦先生任教的大學讀書。
    我對爸爸說:「爸爸,你不覺得活在這年代很幸福嗎?每天都有各種奇妙的發明面世。有會飛上天空的熱氣球、飛機。晚上會有帶來光明的電燈泡。還有相機、留聲機、汽車你想到的,都會有人致力研究,把人類從前的夢想實現。實太奇妙了!飛天遁地,人類實在無所不能!」
    爸爸沒好氣地說:「我說你哥哥才是無所不能,有求必應。你呀,整天央求他買鐵達尼號的船票,還說可以順道到美國的福特車廠參觀T型汽車裝配線,於是你哥哥千方百計,省吃儉用,才替你買一張二等艙船票。還替你找到一位到美國傳教的修女作伴,互相照應。你這麼任性,都是你哥疼壞的。」
    哥哥摟著我說:「我喜歡疼她啊!雪莉可是我的寶貝。」
    媽媽說:「瞧!雅麗思修女來了。」
    只見一位老修女緩緩向我們走過來。她雖然年老,看上去卻還非常壯健,步伐也很安穩。
    雅麗思修女來到,向我們問好和自我介紹。
    爸爸說:「差不多要上船了。雪莉,你不要顧著參觀新東西,而忘記禮教規矩,四處闖禍。你甚麼事也要聽雅麗思修女。」
    媽媽對雅麗思修女說:「修女,雪莉就拜託你照顧了。」又轉身對我說:「一路順風啊!」此時她已熱淚盈眶,忙用手巾拭眼淚。
    哥哥說:「好好學習吧!祝你有個愉快的旅程!再見!保重呀!」
    於是我跟修女一邊向他們揮手,一邊上船。
    汽笛鳴響,彩紙飛揚,世上最大的郵輪,號稱「永不沉沒」的郵輪,其處女航啟航了。
               X                 X
    在船上待了四天,每到一處新地方,我都歎為觀止。雖然前晚我偷偷溜進舉行宴會的大廳,看到那華麗宏偉,直通天花的大樓梯,也在舞池待了一陣了,但我還是喜歡流連電機艙和駕駛室。也參觀過引擎室,一個個大引擎排列成行,煞是壯觀。但那裡太熱了,教我不想久留。
    我正在甲板吹風,突然我看到一座冰山出現在我眼前,郵輪快撞過去了。慢著,就算撞過去也沒事吧,這艘郵輪是最大最堅固最先進的,就算撞上去也安然無恙,以現今的科學沒甚麼好恐懼的。
    「前面有冰山!」瞭望台的水手驚呼。
     轟隆一聲,郵輪不能立刻改變方向,跟冰山撞上了。
     巨響之後是一片寂靜。
    「究竟郵輪怎樣呢?」我隱隱覺得不安,連忙奔向駕駛室。
               X                 X
     事情再也不比現在的情況更糟糕了。號稱永不沉沒的郵輪,最先進最堅固的郵輪,也不及天然冰山的一撞,撞破了,幾小時後這艘郵輪便會沉沒,回歸海洋的懷裡去。
    船長看到我偷聽他跟工程師的話,前來對我說:「小姑娘,現在不可以跟你鬧著玩了。快回房穿上救生衣,搭乘救生艇吧,時間無多了。」
    我問船長:「真是沒辦法嗎?」
    船長苦笑搖頭。他說:「小姑娘,快走吧,保重啊!」他向我揮手,示意我快走。
    我回船艙,把撞船的事告訴修女。
    我和修女都穿上救生衣,帶了細軟,走上甲板。甲板上一片混亂,人們亂成一片,追追逐逐。船員都盡忠職守,安排婦孺乘坐救生艇。此時雅麗思修女說:「雪莉,你還不上救生艇?」
    但我看到很多孩子、老人和男女還沒上艇,於心不忍。就算年老的雅麗思修女也沒有上艇,我又怎能上艇呢?
    我說:「修女,你也沒上艇啊!」
    修女說:「我還要幫有需要的人祈禱。」她拿起掛在胸前的十字念珠說。
    我也不客氣地說:「我也要幫助有需要的人。」
    這時候,修女拉著我的手,把我拉到一隻救生艇前,氣沖沖地說:「你嘴裡不是老念著以居里夫人、愛恩斯坦為老師?如果你想當科學家,就留著你的小命,發明一艘真正永不沉沒的船。」她立即把我推落救生艇上,我想爬起身,但艇上的其他人按著我,不讓我回船。
    我看著修女的身影漸漸遠去。瘦小的她漸漸融入混亂的人群中。後來在我腦海中,瘦小的修女在混亂的人群中反而十分顯眼。
    救生艇緩緩落到水面,照明彈一個一個射上天空,猶如煙花般燦爛奪目。船上還傳來悠揚樂音。不知情的人看到這畫面還以為是某個節慶所舉行的海上盛宴。又有誰會料到是傷亡枕藉的大海難呢?
    刺骨的寒風吹進身體。我瑟縮在救生艇內,看著鐵達尼號突然垂直,再斷為兩節,沉沒海底。這時的鐵達尼號在我眼中不過是小孩子的玩具,被上天任意玩弄扭曲,最後給人類開個悲痛的玩笑。
    冷風仍呼呼的吹在我臉上。救生艇的人一下一下有規律地划著船槳,渴望遇上其他的船前來救助。
                                         
    海面是一條一條若隱若現的金蛇。金蛇原來是艷陽所照射的金光。
    不遠處有一艘航空母艦停泊在碼頭旁邊。幾個穿著海軍制服的男人在閒聊。突然,有一個老婆婆經過,向他們點頭微笑。其中一個看來較高級的軍人立刻敬禮,他的下屬連忙跟隨上級向老婆婆敬禮。
   「上尉,她是誰?是什麼來頭?一個老婆婆出入海軍基地,難道她是某位將令的祖母或母親?」
   「真是!你們少賭錢、少認識女孩子好不好?這位老太太,是核子潛艇的發明人之一,是物理和工學博士,享譽國際的科學家。她的經歷豐富,據說她曾搭乘鐵達尼號,也是愛因斯坦的學生。」
   「了不起啊!」一個海軍說。
   一艘核子潛艇緩緩在水面浮起。潛艇後面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沒有留言: